句子谷为句子大全精选了经典哲理句子、正能量励志等句子。
当前位置: 首页 >  自然句子 >  河流 > 内容页

关于描写洪水与故乡的精彩段落

2020-07-08 11:19:07河流的文章访问手机版495

        在河边长大的孩子,对水的记忆非常深刻,水给童年带来的既有欢笑也有苦难,但欢笑远远更多。 

关于描写洪水故乡的精彩段落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湖南半月以来暴雨延绵,多处大坝决口,遭遇百年未遇之大洪灾。俯瞰长沙橘子洲,真如一艘浮在汪洋中的航空母舰了,家乡的水灾更是严重到马路如同小河,不少人家里的一楼简直如同池塘。

        在河边长大的孩子,对水的记忆非常深刻,水给童年带来的既有欢笑也有苦难,但欢笑远远更多。

        我从小在扶夷江边长大,可以说在10岁以前,最熟悉的交通工具是船而不是车。扶夷江为洞庭湖的资水源头,因是奔流向前的活水,所以一直都很清澈。蓝天倒映于水面,两岸的沙滩沙质纯白,岩柳连绵,芳草争妍,春夏时节沿岸的柳枝飞舞,竹林森森,还常有放牛的小牧童沿河岸悠游,是一幅非常美的画卷。

        小时候上学,学校在河东,家在河西,一水之隔往来多不便利,当时已有机动船,但使用率不高,绝大多数时间都乘坐一种全凭人力用一杆竹篙撑开的木船,我们称之为渡船。渡船可容纳三十人左右,于河两岸往还接送,撑船人的技艺很高,坐满几十人的一艘木船在流水中往来如梭,船上没有任何机械装置,全凭两只胳膊指挥一杆竹篙左右使力,在湍急处也能应付自如,并看起来似乎毫不费力。

        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早早起床,吃过早餐便去“赶船”,因为家住河西要坐船过河的学生很多,去得慢了船上人满便要等待下一船,一来一回至少耽误15分钟,所以因等船而迟到的现象很是常见。

        夏天是孩子们最爱的季节。一来穿着凉鞋可以随意往河里踏,河水清凉,足以慰辛劳,还可以看到浅水处的小鱼小虾自由生活。有时候放了学,天气一热,很多男孩子把书包一扔就跳到河里游泳,河面只百余米宽,水性好的不一会儿便游到对岸。女孩子们也喜欢赤脚在水里玩,三五成群坐在船上时也常掬水嬉戏。而一到暑假,邻近的小伙伴不管男孩女孩都结伴去河里游泳,常常嬉闹两三个小时不愿回家,非得等到太阳下山,大人再三催唤才依依不舍离岸。白天无事,也常随大人下河摸田螺、抓鱼蟹,或结伴在码头浣衣洗被,开开心心过了一年又一年。

        冬天的河水就没那么亲切了,湘南地区的冬天本就湿寒,遇到船只搁浅不好靠岸的时候,还常常要脱了鞋袜淌水上船,那绝对是刺骨的寒冷。所以隆冬时节一到,经常有穿着长靴的父母送孩子过河,一遇到木船无法靠岸的时候,就把孩子们一个个背到船上,这时候不管是不是自家孩子,只要有求,大人们都非常慷慨和友好,我小时候就有不少家长背过,即便不认识,料想也是四乡八邻。

        河水不永是平静的,尤其在初夏时节,若有连绵暴雨,涨水就很常见。若广西一带积水过深,一打开大坝闸口,下游势必发生洪涝灾害。遇到发大水,为了安全起见,撑船的舵手不敢轻易开船,因而上学读书和放学回家都变得困难,如果是放学时分发大水,学校的老师收到河里涨水的信息,也都告诫学生们不可擅自过河,这时我常去二姑家,有时索性不回奶奶家,转而乘车去城里的家,必得等到天气放晴,河水消退才能如常过河。而此时两岸的农田都已被大水浸泡,玉米地、水稻田全都积了一层厚厚的淤泥,给收割带来不小的麻烦。

        有时候遭遇大洪水,渡船不敢开工,上学就成问题,但孩子们上学是大人最重视的事,每到这时候,我们本组生产队就会派出自己的渡船,把村里所有需要过河上学的孩子聚拢起来,再把每家每户的青壮年组织在一起,每人配以一把只有在端午赛龙舟时才会用的船桨,再请出本村撑船技术最高超、又年富力强的男人在船尾掌篙,大家空前团结,在统一的号子声中同时发力又同时收桨,小船在巨大的推力下如箭一般驶离河岸,把需要上学或上班的人安全送达对岸。

        虽然生活在河两岸的人家,春去秋来里,早已对河的性情有了足够多的了解。但天公不作美时也偶有意外发生,我曾在10岁时就几乎在这条河里淹死。

        那回,也正遭遇一场洪水。水量激增,流水湍急,河面拓宽为平时的三倍不止,一遇这样的天气,多半舵手是不会开船的。但在河上历练多年,有着丰富经验的舵手也有对大自然等闲视之的时候。正是放学时分,岸边聚集着不少等待过河回家的学生,也有同样撑船技术高超的过客帮忙于船头协同撑竿,与船尾的舵手在力量与方向上遥相呼应,所以略略载满一二十个学生,朝对岸驶去,我就在这一二十个学生之列。一遇洪水,本来清澈见底的河水裹挟着泥沙变得浑浊,深浅莫辨,加之水流比往常湍急数倍,着实十分危险。船上一应人等除了两位掌舵人,其余皆紧紧扶住船沿,半蹲于舱内以减少阻力和保持平衡,眼看有惊无险离靠岸只隔数米之远了,忽遇一处特别急的水流,先是把竹篙卷去,紧接着船只迅速朝下游漂走,一侧船沿马上有水倒灌,巨大的冲击力之下木船一并断作两截,所有人尽皆被湍急的流水卷走。

        当时我大约10岁,正上小学四年级,完全不通水性。应该是三四月间,春寒料峭,穿着一件金黄色针织毛衣。忽然之间卷入水底,脑子异常清醒,心想这次肯定是要死了,完全放弃挣扎,内心呈现一种对死亡坦然的接受,身边有嗡嗡的叫喊声,但已听不真切,也能感觉到有完全乱了方寸的手脚在胡乱抓拽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人是早已晕过去,待清醒过来发现已被下游一棵老柳树挂住,整个人正卡在树桠上,书包还牢牢背在背上,毛衣一浸水,沉重不堪。茫茫然四周皆是洪水,前不着岸后不靠边,但居然没有淹死。待岸上的大人们听到呼喊声忙做一团扑来河边之时,只看到沿河的树上挂满奄奄一息的小孩。

        那是一次与死亡真正擦肩而过的经历,因为年纪尚小,虽受到莫大的惊吓,但也只是有惊无险,我妈却因此事吓得六神无主,事故发生的时候正在吃午饭,一听消息急得一只碗都扔到路边,浑身发抖久久无法站立。

        傍水而居,于审美与性情的培养上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,水是温柔的,又有着丰厚的物产。如今的扶夷江已是世界地质文化遗产峎山的重要景点之一了,天气好的时候常有游人乘民间竹筏或乘游船饱览山水风光,因其水域贯穿崀山风景区,游山、玩水均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,再加上多年来开采挖沙,河面变窄,也很久不遇特大洪水了。如今河面早已架设多座水泥大桥,往还非常方便,再也没有我们小时候那种乘坐渡船的景象了。

这几天一直关注家乡的洪灾,想象着大雨倾盆,门庭聚水,开门可以捉鱼的景象,也担忧着新居旁边的老房子是否可以承受得住雨水浸泡。一个人无论走出去多远,此心故土难离,那正经受洪水考验的每一寸土地,都是我最熟悉、最亲爱的故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