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谷为句子大全精选了经典哲理句子、正能量励志等句子。
当前位置: 首页 >  人物句子 >  外貌 > 内容页

关于“双手”动作描写的好句好段

2020-08-02 07:12:45外貌的文章访问手机版283

 我小心翼翼地用手将一个杏核对准另一个轻轻一弹,那对杏核便乖乖地碰到一起。  

关于“双动作描写的好句好段

优美好句

我和几个小伙伴轻轻地拨开野草,掀起断砖,像寻觅珍宝似的捕捉着蟋蟀。 

  我小心翼翼地用手将一个杏核对准另一个轻轻一弹,那对杏核便乖乖地碰到一起。 

  他一步蹿上去,用手一抓,死死地捏住蛇颈,然后往上一提,就把蛇拎了起来。 

  他两手抓住竹竿,像敏捷的猴子那样,双脚一蹬,就嘈嘈嘈地爬了上去。 

  我们一个个跳进齐胸的洪水中,手拉着手筑成了一道人墙。 

  他在后面推,我在前面拉,小车像插上了翅膀在飞。 

  夜深了,我踏着月色回家,轻轻一推,门没有闩上,就悄悄地走进房内。 

  一辆沉重的劳动车像老牛似的爬着桥堍,我走上前去,双手用力推动,它像被抽了一鞭似的爬上了桥面。 

  钢琴演奏家的双手在琴键上自由自在地移动跳跃,那钢琴便发出连续的美妙的旋律。 

  他手中拿着五只小皮球,一只、一只抛上去,一只、一只接在手,不碰撞,不脱手,耍得真好看。 

  我手提两个箱子,一口气赶了30里路程,感到两腿发软,手臂麻木。

  痛哭中一只温暖的手,抚摸着我的脸颊,轻轻地抹去我的泪痕。 

  老师一手抚摸着明明的头,一手替明明擦去脸上两颗晶莹的泪珠,明明扶着老师走出门口。 

  我寻声走过去,看见妈妈正蹲在厨房的水龙头旁,吃力地刷着、搓着那把沾满了淤泥的伞。 

  她扶着我,我扶着他,我们两人总算走尽了那段泥泞的小路。 

  妈妈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、好像怕我被风吹走似的。 

  娇小的妈妈,双手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,真如抱着一个充足了气的大皮球。 

  她拎着红色的小包,像一朵云彩一般,飘动在花团锦簇的小径上。 

  她灵巧的手指拨动着算盘珠,发出乐曲般动人的声响。 

  孩子们的手腕那么柔软,目光那么柔和,伴随悠扬、悦耳的乐曲,一步、一摇、一展,都极自然优美。 

  两人手搀着手,在外滩的林阴大道上边漫步边说笑。 

  大妈心里很难过,赶紧弄了一盆盐开水,用棉花轻轻地替小猫擦洗伤口,然后又找来药水,细心地替小猫上药。 

精彩好段

只见老人用手挖了一点糖稀,抖了抖,那糖稀像细丝一样往下淌。这时,老人动作敏捷,然后又捏了尾巴、身子、腿脚。 

  最后,他又熟练地取出一颗涂上了颜色的豆子,加上一点热糖稀粘住成品,一只别有情趣的凤凰就映入了我的眼帘……爷爷将笔蘸满了墨,就势从纸的一端一按然后往后拉,他的笔时高时低,有轻有重,一会儿一块石头便出现在我眼前。爷爷手中笔停了下来,悬在空中荡来荡去。从他那严肃的神情,我知道他正在构思画面。想了一会儿,爷爷的笔重重一落,同时笔锋一转绕了下来。笔上的墨汁似乎受到指挥和操纵,正好落在那里。

  拿起一支粉笔刚用力一写,粉笔折了,又换了一支,横写竖写不出道,急得我没了主意,回头一看,大家眼睁睁地盯着我,我急得抓耳挠腮,一慌神粉笔又折了,一个字没写出来,折了两支粉笔。 

  最后要看我的“花边”设计了。开始我有点慌,画条花边要费九牛二虎之力,画出来也不美。慢慢地熟练了,加上彩色粉笔多,才画好了些:左边一条是飞机模样的,中间是燕子形,右边则是鱼形,再在空处添上小草、小花。同学们看了都说:“美极了!”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啊!吴颖先把椅子翻到桌子上,然后拿起扫帚清扫地面,她从后往前两行两行地扫,扫得又仔细又轻,生怕丢下一片纸片,扬起一丝尘土,扫完了,撮走了,又拿起冲洗干净的拖布拖地,她熟练地一左一右甩着拖布,把水泥地面擦得都照出人影来了…… 

  回家的路上,我真是“八月的石榴——合不拢嘴”。 

  一个人先跑回家,拿出水彩笔就想画画。画哪儿?我为难了。对!我一拍小脑瓜,灵机一动,忙跑到新楼房上,轻轻拿出一支红颜色的水彩笔在墙上画了几个圈,中间添上花蕊,一朵花画好了;又拿一支粉红的画了鸟头,再在鸟头后面画了一对翅膀,又画了尾巴,就这样,一只奇形怪状的鸟诞生了。我看着自己的“杰作”,心里乐开了花,想:妈妈回来一定会夸我的。 

  晓静抢先挑了一颗最大的橘子,大拇指往下一掐,往边上一撕,桔皮就翻开来,她两手一掰,橘子分成两半,然后拇指和食指一掀,就撕下一瓣儿,往嘴里一扔,大嚼起来。 

  报幕员姐姐让蕾蕾表姐为我们表演电子琴独奏。只见她拂了拂电子琴,试了试音调,然后双手略略提起,在半空中用力往下压,双手又轻轻地落在电子琴上,弹起了一首施特劳斯的《蓝色的多瑙河》。她的双手时抬时落,头时而向左侧,时而向右侧,完全沉浸在乐海之中。 

  凡是有信寄到我家,我总是先把信角上的邮票连同信角一起剪下,然后把它泡在水,等到邮票和信角分开以后,我再小心翼翼地洗邮票背后的浆糊,把它晾干后,轻轻地夹在妈妈给我买的集邮本里。 

  外婆是做花的能手,她做的花能与刚从花园里剪来的鲜花媲美。一次,我到外婆家去玩,闲着没事,就看外婆做纸花。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卷粉红色的皱纸,对折起来,她仔细又熟练地剪下一片片一样大小的花瓣,然后又剪稍小点的做花骨朵。外婆又将绿色的皱纸做花叶。她卷好花瓣后,又剪下一丝黄皱纸做花蕊,用丝线把花瓣扎紧,然后包上绿叶,插上铅丝,缠上绿皱纹,一朵漂亮的月季花就出现在我眼前,我看了真惊叹不已,打心眼里佩服外婆的高超手艺。 

  在这最关键的时候,王卫发了一个下旋球,对方来了个向左提拉。王卫一侧身狠狠地反扣一板,对方马上连退两步,用力向前拉了一个弧旋球,王卫随机应变,发挥他的削球特长,把球顺利地挡了过去,对方见王卫左边是空档,又打出一个短球,形势非常紧迫,王卫从左角冲到右角,想把球挡过去,但由于冲力过猛,脚下一滑,摔倒在地。 

  我回到房间,从茶几上的茶盘里拿了一只塑料的花杯子,学着爸爸冲奶粉的样子,先从奶粉瓶里舀了三勺奶粉放在杯子里,从糖罐里舀了三勺糖,又倒了一些冷开水,把奶粉和糖调匀了,再从热水瓶里倒了大半杯开水,用 筷子用力搅拌了几下,一杯香喷喷的奶粉冲好了。 

  只见那只苍蝇飞到椅子上,我看准机会,举起苍蝇拍狠狠地砸了下去。哪知这家伙狡猾得很,‘嗡”地飞走了,落在地上,我一个箭步跑上前,用泰山压顶之势猛击过去。 

  再一看,唉,那家伙早就飞得无影无踪了,我东奔西跑,折腾了好半天,而我的“战利品”却只有那大颗大颗的汗珠。 

  医生拿起一只装着菌苗的药水瓶,把略带黄色的药液吸进针管,又夹了一小团酒精棉在要注射的皮肤上擦了擦,就把针拿起来,用一种几乎看不清的动作,迅速把针头插进了我的左上臂的皮肤里。眨眼间,医生用大拇指把针管熟练地朝下一按,就把药水打进了我的体内。他把针头麻利地拔了出来,然后又用棉球轻轻一擦。这一系列动作,竟是在七八秒钟内完成的。 

  当我正看得出神时,“嚓”的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声音,在我耳边如一阵风似的飞过。我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一把乌黑而细长的头发已经飘落在地了,我这才恍然明白过来。“嚓”的一声,第二把头发又落在地上。哎呀!理发师剪发的速度,快得惊人,简直把我吓了一跳。 

  爸爸打了一盆热水,用毛巾把嘴巴周围打湿,然后擦上肥皂,接着左手拿镜子,照着自己的下巴,爸爸的眼睛斜看着镜子,上下左右地刮起来,过了一会儿嘴巴周围的胡子刮干净了。下巴下面的胡子怎么办呢?只见爸爸噘着嘴巴,仰起头,伸长脖子,用镜子照着下巴和脖子挨着的地方,眼珠子斜到眼角下方去了,他就这样看着镜子,把刮刀在上面横着刮,竖着刮,终于把胡子刮干净了。 

  我羞得脸一下子红到耳根,我决心要学会擦火柴,于是我鼓起勇气,抽到第3根火柴,又一次往黑砂皮上一划,“嚓”的一声,火柴又烧起来了,我慌得又要扔。可是我终于没扔,让它一直快烧到手才扔掉。妈妈看到这情景,翘起大拇指连声夸奖:“好!好!”傍晚,隔壁的王奶奶在昏暗的灯光下补着棉衣,她戴着老花镜,坐在一把竹椅上,弓着腰,头和要补的衣服都快要挨到一起啦!她那发抖的手指捏着一根小小的针,针尖从衣服穿过,再用右手中指上的顶针使劲一顶,然后把衣服那边的针尖儿拉了过去。过了一会儿,棉衣补好了,她剪断了线头,把衣服抖了抖,叠好放在一旁,又拿起了另一件。

  中午,我按照妈妈教我的办法开始煮饭了。我先淘米,我量了两罐米,再舀两勺水倒进钢精锅里,用手轻轻地搓。水浑了,我就把水倒掉,然后再舀些水倒进锅里,让浮在水面上的糠皮、稗子顺水流掉。我又把杂在米中的稻子和沙粒拣了出来,就这样淘了3次,水清了,米也就淘好了。我家包粽子能手要数妈妈了,只见她挑了两片又宽又长的叶子,熟练地卷成喇叭形,再用小勺舀了几勺江米装进“喇叭”里,然后均匀地放上3个红枣,最后三下五除二地左一包右一裹,用线绳系紧,一个四角的大粽子就包好了,这一下,可把我这个在家什么也不干的人看得眼花缭乱、目瞪口呆,我真对妈妈佩服得五体投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