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谷为句子大全精选了经典哲理句子、正能量励志等句子。
当前位置: 首页 >  人物句子 >  爸爸 > 内容页

10首描写父亲的诗

2020-08-06 06:09:05爸爸的文章访问手机版390

这首哲理诗,饱含了诗人深邃的教育思想理念,也寄托了诗人对子女的殷切期望,文字极为朴实,感情却极为真挚。而读到这首诗的读者,也能从诗中得到启发,教育作用不言自明。 

10首描写父亲的诗

骄儿诗(节选)

唐·李商隐

爷昔好读书,恳若自著述。

憔悴欲四十,无肉喂蚤虱。

儿慎勿学爷,读书求甲乙。

穰苴司马法,张良黄石街。

便为帝王师,不假更纤悉。

赏析:李商隐才高未用,一生沉沦下僚。他不希望儿子学自己的样子,希望他学兵法,长大为国安边,有所建树。诗的大部分篇幅写儿子,惬意自豪之情溢于笔端;写自己篇幅虽不多,但感慨弥深,自嘲自怨,深寓怀才不遇之悲愤。纯用白描,笔端充满感情。轻怜爱抚之中时露幽默,后面却饱含着的沉沦不遇之泪,也许可以用“含泪的微笑”来形容。

冬夜读书示子聿

宋·陆游

古人学问无遗力,

少壮工夫老始成。

纸上得来终觉浅,

绝知此事要躬行。

赏析:陆游特别注意用诗书教子,曾明确告诉儿子:“汝果欲学诗,功夫在诗外。”而他写的这首诗告诫孩子的是要学以致用,身体力行。这首哲理诗,饱含了诗人深邃的教育思想理念,也寄托了诗人对子女的殷切期望,文字极为朴实,感情却极为真挚。而读到这首诗的读者,也能从诗中得到启发,教育作用不言自明。

忆父

清·宋凌云

吴树燕云断尺书,

迢迢两地恨何如?

梦魂不惮长安远,

几度乘风问起居。

赏析:吴燕相隔,岂止万里?路途迢迢,不能承欢膝下,思念之情无可排抑。远嫁他方,离开父母,生怕有天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音信隔断的无奈与悲戚,承载着满满的思念。也因此只能入梦寻找,梦境中才能乘风万里回到父亲身边服侍孝敬。梦中的渴望反衬了现实的无奈,让人倍觉伤感。

为二女适袁氏者作

清·郑燮

官罢囊空两袖寒,

聊凭卖画佐朝餐,

最惭吴隐奁钱薄,

赠尔春风几笔兰。

赏析:身为康熙秀才、雍正举人、乾隆进士的郑板桥,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。女儿出嫁无钱置办嫁妆,便以一幅兰竹图代替,并在上面题了这首诗。贫困如斯,却气节如此,后人吟咏已然心折不已,女儿女婿更当为之骄傲。如此家风传世,郑板桥当真没有折没了历史上的美名。

七绝·改诗赠父亲

毛泽东

孩儿立志出乡关,

学不成名誓不还。

埋骨何须桑梓地,

人生无处不青山。

赏析:1910年秋,毛泽东离开家乡韶山,走向外面更广阔的世界,这是他人生历程中的第一个转折。怀着激动心情,临行前他写下这首诗,夹在父亲每天必看的帐簿里以作告别。走出乡关,毛泽东离故乡越来越远。然而,骨子里那固有的乡情、亲情始终未曾从毛泽东心中抹去。

陟岵

诗经

陟彼岵兮,瞻望父兮。

父曰:嗟!予子行役,夙夜无已。

上慎旃哉!犹来无止!

陟彼屺兮,瞻望母兮。

母曰:嗟!予季行役,夙夜无寐。

上慎旃哉!犹来无弃!

陟彼冈兮,瞻望兄兮。

兄曰:嗟!予弟行役,夙夜必偕。

上慎旃哉!犹来无死!

赏析:这是一首征人思亲之作,抒写行役之少子对父母和兄长的思念之情。春秋时期,一般劳苦大众都要承担沉重的兵役和劳役,他们不仅身体受折磨,更加难以忍耐的是和亲人分离的痛苦。《毛诗序》曰:“《陟岵》,孝子行役,思念父母也。国迫而数侵削,役乎大国,父母兄弟离散,而作是诗也。”点明了诗旨,亦提供了背景。

诫子诗

汉·东方朔

明者处事,莫尚於中。

优哉游哉,与道相从。

首阳为拙;柳惠为工。

饱食安步,在仕代农。

依隐玩世,诡时不逢。

是故才尽者身危,好名者得华;

有群者累生,孤贵者失和;

遗馀者不匮,自尽者无多;

圣人之道,一龙一蛇。

形见神藏,与物变化。

随时之宜,无有常家。

赏析:西汉东方朔,向来以滑稽著名。他是一个大隐士,但不隐于山林而隐于朝廷,因此,他也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做到这一点。既能生活无忧,也能悠哉世间。因此把自己多年心得倾囊传授,对儿子的教诲和期望溢于言表。东方朔洒脱不羁,但是这首诫子诗中的他却与普通的父亲没有分别。

短歌行

三国·曹丕

仰瞻帷幕。俯察几筵。

其物如故。其人不存。

神灵倐忽。弃我遐迁。

靡瞻靡恃。泣涕连连。

呦呦游鹿。衔草鸣麑。

翩翩飞鸟。挟子巢栖。

我独孤茕。怀此百离。

忧心孔疚。莫我能知。

人亦有言。忧令人老。

嗟我白发。生一何早。

长吟永叹。怀我圣考。

曰仁者寿。胡不是保。

赏析:此诗作于曹操逝世的建安二十五年,亦即延康元年。本诗为曹丕的思亲之作。全诗通过议论、抒情,反复倾诉了失去父亲的悲哀和对父亲的深切怀念。不过近人黄节有异议:“延康元年七月,军次于谯。大飨六军和父老百姓。设伎乐百戏。是时武帝崩才数月。而文帝纵乐如此。乃知此诗词虽哀切,而全属伪饰也。”

责子

东晋·陶渊明

白发被两鬓,肌肤不复实。

虽有五男儿,总不好纸笔。

阿舒已二八,懒惰故无匹。

阿宣行志学,而不爱文术。

雍端年十三,不识六与七。

通子垂九龄,但觅梨与栗。

天运苟如此,且进杯中物。

赏析:《责子》是晋末宋初诗人陶渊明创作的一首五言诗。此诗当作于陶渊明四十多岁时,反映了诗人对儿子的殷切期望。诗人以风趣幽默的口吻责备儿子们不求上进,与自己所希望的差距太大;勉励他们能好学奋进,成为良才。其中流露出诗人对爱子们的深厚、真挚的骨肉之情。

又示宗武

唐·杜甫

觅句知新律,摊书解满床。

试吟青玉案,莫羡紫罗囊。

假日从时饮,明年共我长。

应须饱经街,已似爱文章。

十五男儿志,三千弟子行。

曾参与游夏,达者得升堂。

赏析:这是杜甫写给最喜欢的次子宗武的诗,诗中包含着杜甫对孩子的无限期望。他看到宗武学习作诗,兴奋之余,叮嘱孩子学习要专心,不要玩物丧志,生活要有节律,还要勤学经典,以先贤为楷模,持之以恒。作为已经名动四方的诗人,看到儿子有望继承自己的衣钵,杜甫内心的欣慰和喜悦可想而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