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谷为句子大全精选了经典哲理句子、正能量励志等句子。
当前位置: 首页 >  情感句子 >  心情 > 内容页

满分作文精彩描写语段集锦:外貌描写和心理描写

2020-07-09 10:03:28心情的文章访问手机版370

她的眼珠十分灵活地转动着,是那么俏丽、妩媚,眼光里充满着热情和聪敏,显得文雅、多情而有抱负。特别是那双眼睛闪亮,如秋水,如灿星,如宝珠,如水银里放着两丸黑钢珠,左 

满分作文精彩描写语段集锦:外貌描写和心理描写

1.外貌描写

新来的老师

这是一位新来的老师,40多岁,1.70米的个子。身着一套蓝色中山装,笔挺而合体,显得精明能干。一张国字脸,古铜色的面庞,宽宽的额头上皱纹不多,搀有几根银丝的头发一丝不乱,显得严谨而冷静。开始讲课了,他的眉毛时而紧紧地皱起,眉宇间形成一个问号;时而愉快地舒展,像个感叹号。他的眼睛虽然不大,但很有精神。每当讲到重要处,他身体挺得直直的,眉毛高高地挑起,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家。

严肃的班主任

班主任是一位很严厉的中年教师,他似乎不会笑,经常是一副严肃的面孔。他从不戴帽子,留着大平头;前额很宽大,总是油光闪亮,两道大刀似的浓眉挑向鬓角,一双敏锐的大眼睛经常射出犀利的光,像箭一样,能穿透学生的心,显出威严逼人的气势。他的鼻子很端正,呼吸时发出细微的响声。他的嘴经常紧闭着,不轻易说话。那脸色赤铁一般,一天到晚常带着一丝不苟的神情,谁见了都怕他几分。

农村来的老师

她姓东,二十来岁,个头不高,留着两条不太长的辫子,黑红的脸庞上嵌着一双透出智慧、和蔼的眼睛,鼻子周围还有一些棕褐色的小麻点。她上身穿着一件花的确良衬衣,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裤子,脚穿一双平跟的黑皮鞋,普普通通的,比起我们这儿这个年龄的姑娘相差很远。哦,她是从农村来的。

俗话说得好:“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”就是这位貌不惊人的东老师,使我们的学习成绩不断提高,我们也越来越喜欢她了。

同桌的他

同桌的他,正像我所说的那样,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胖。一张圆圆的、红扑扑的小脸上,镶嵌着一双不大的眼睛。扁扁的小鼻子下面,那两片厚厚的嘴唇说出话来,有时能逗得你捧腹大笑,有时又能气得你火冒三丈。他爱穿颜色深一些的衣服,特别是牛仔服,穿在他身上,就像个小老板似的。

我的朋友

她的脸蛋胖胖的,似乎有点涨红,两个深深的小酒窝,还挂着细小水珠儿,明晃晃的。两只乌黑的溜圆溜圆的大眼睛,上面两道弯弯的细长的眉毛,犹如人工画就的一般。那晶莹的黑眼珠就像是嵌在眼里,忽闪忽闪的目光,好像在唱歌、在诵诗,洋溢着欢乐的表情。她左看看右看看,那两个小羊角辫在摆动,更加显得活泼可爱。

我们的班长

我们的班长名叫王庆元,今年九岁半。他不胖不瘦;乌黑发亮的头发下,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;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上常常堆满甜甜的笑容。他一笑,嘴角旁边就现出两个小酒窝,可爱极了。他平时最喜欢穿一套蓝白相间的运动服,脖子上系着一条鲜艳的红领巾。班长的学习成绩很好,每次考试,他都得第一名。每个学期结束时,他都被评为三好学生。

我呀,瓜子脸,柳叶眉,一双水灵灵的眼睛,尖尖的鼻子下面,有一张灵巧而又淘气的小嘴,每当回答老师提问时,声音像高音喇叭;而在家里撒娇时,又总是把嘴翘得老高,能拴一头小毛驴。至于我嘴边那颗小小的黑痣,说法就更多了:有的说是美人痣,有的又说是好吃痣。唉,随便说去吧,反正是爹妈给的,身不由己呀!

你想从同学中认出我来吗?那太容易啦。在同学中间,你只要看到一张圆圆的脸,晒得紫红紫红,小小的眼睛机灵地眨巴着,脑门四周光溜溜的,只有头顶上有一撮头发,那头发一甩一甩的,活像女同学的“冲天辫”,如果你再喊一声“脑门蛋”,我准会马上跑到你的眼前。

我的爷爷

我的爷爷七十多岁了,身材矮胖矮胖的。古铜色的脸膛,两道眉毛就像两个去掉圆点的感叹号。一双不大的眼睛,总是笑眯眯的,一说话总爱闭只左眼,只睁着右眼,就像木匠在吊线一样。

慈祥的奶奶

我的奶奶快60岁了,满头的花白头发,慈祥的面庞上有了皱纹。她的身子笔直硬朗,走路很快,我常常跟在后面,小跑还赶不上。奶奶对人和气、爱笑,而且一笑就合不拢嘴。奶奶也好发脾气,发起脾气来,声如雷响。可是没关系,过了一会儿,她又会笑的。她很开朗,有话就说,说起话来声音很大,从不低声细语。

我的爸爸

我的爸爸身高1.70米左右。他的身材不算高,但那一双眼睛格外有神,有趣的是他的眉毛上有个旋儿。在他那高高的鼻梁下面,长着黑黄相间、像刷子一样的胡子,看上去挺神气。也许是工作太辛苦的缘故,他还不到40岁,就长了许多白发。

我的爸爸真帅

爸爸长得真帅,1.80米的个子,白净的国字脸,眼睛明亮,鼻梁挺直。就是有一点我不喜欢,他的嘴唇上下、颏上、腮边,总是密密麻麻地长满了硬碴碴的胡子,把嘴也给盖住了。因为他工作忙,老是没有时间刮。每当我被他亲得痒痒的时候,妈妈总是数落他只知道工作,不注重生活小节,爸爸总是“嘿嘿”一笑,继续忙他的事。

我的妈妈

我的妈妈30多岁,长得并不漂亮。一张普通的脸,一双淳朴明亮的眼睛。她中等身材,微微发胖。从我记事起,没见她穿过一件入时的衣服。她的确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,可她待人诚恳,心地善良,因此,在我眼里妈妈比谁都美。我爱我的妈妈。

和蔼的妈妈

我的妈妈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,她今年36岁,身高1.65米,乌黑浓厚的头发紧紧地拢在一起,一对柳叶眉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红润的嘴唇总是挂着笑意,使你见了就会感到,她是一个亲切、和蔼的人。

我的叔叔

我的叔叔矮矮的个子,黑黝黝的脸上长着一双有神的大眼睛。但最令我难忘的是他的胡子,在他那唇边、腮边长满了密密的硬茬茬的胡子。我小时候,他常用胡子扎得我咯咯直笑。

我的姐姐

她长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披在背后像瀑布似的。圆圆的脸上长着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,显得格外有神。不过,最有神的还要数她的那张小嘴,红红的,小小的,非常好看。这就是我的姐姐——方燕。

“肥猪”哥哥

我和哥哥是孪生兄弟。我一直不服气,因为他只比我大5分钟。但有时候我也觉得当弟弟好,因为我们有什么争执时,还是哥哥让我的时候多。

哥哥吃饭很香,他从不挑食,吃得又比较多。妈妈常说,食欲不好的人看到哥哥吃饭,便会胃口大开。哥哥长得比较胖,但他只承认自己长得“壮”。我偏偏要和他开玩笑,叫他“肥猪”哥哥。

我的表弟

我的表弟还不到5岁,乌黑的头发,圆圆的脸蛋儿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柳叶眉,樱桃嘴,很招人喜欢。他的脸圆得像西瓜,红润的小脸蛋像熟透了的苹果。一笑起来,两只大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;生起气来,小嘴儿就翘得高高的。

神气的弟弟

弟弟已经5岁了。他胖乎乎的,红脸蛋上有两个深深的小酒窝。黑黑的眉毛下,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。腰间系着一根小皮带,显得格外神气。

可爱的弟弟

我的弟弟挺可爱,圆乎乎的小脸,白嫩的皮肤中透出健康的红晕。一双水灵灵、亮晶晶的大眼睛好似荷叶上的露珠,滴溜溜乱转。端正的鼻子下,一张小姑娘般小巧的嘴巴,还有一排整齐的牙齿。

调皮的妹妹

一提起我的妹妹,左右邻居都说:“这小鬼机灵着呢!”

妹妹今年4岁了,红扑扑的脸上,忽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。她一笑起来,眼睛眯成一条线,满脸调皮相,真是个演滑稽戏的好角色。

邻居张二嫂

我的邻居张二哥的媳妇,性情温柔,说话和气,老老少少都喊她张二嫂。她瘦长的瓜子脸儿,高高的鼻梁,最叫人喜欢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面两道弯弯的柳叶眉。一笑起来,两腮上现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。整齐油亮的短发,家常打扮。虽说衣着不太华丽,但整洁、朴素,显得大大方方,使人看了心里觉得非常舒服。

俏丽的姑娘

她本来就长得美,自己更爱美。清晨梳洗,她对着镜子把面容装饰得十分俏丽,那两条柳叶似的眉毛修长修长的,弯弯的,渐渐隐进鬓角;那双溢着喜悦的大眼睛一忽闪,微微上翘的长睫毛便扑朔迷离地上下跳动。端庄秀气的鼻子下面,那色泽红润、棱角分明的小嘴好像在唱歌,随着口形的变化,两腮的酒窝时隐时现,时深时浅。从她这张饱含着青春热情的脸上,可以断定她不满20岁。

烙饼的小伙子

他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。高挑的个子,古铜色的脸膛,高高的鼻梁,浓浓的眉毛下有一双乌黑的眼睛。别看他貌不惊人,平头土装,比不上“小虎队”、“红孩儿”那些青年英俊,可他烙饼的技术,真称得上是一手“绝活”。他那一双粗糙而又灵巧的大手做成的蛋饼,也许可以开一个“博览会”了。

饱经风霜的老人

别看他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,他的嘴巴却引人注目,好像是专门为了笑而长的。尽管脸皮干枯,就好像冬天那发涩的树皮,但那嘴依然带着笑意。上嘴唇薄薄地噘起着,露出两颗微黄的大门牙;下嘴唇往外翻着,泛铁红色。两唇却一点儿也不呆板,一张一合都饱含着笑意。嘴巴抿着的时候,笑就止不住地从嘴里溢出来;双唇张开的时候,笑就从喉管里迸发出来。从嘴巴上明显看出:他是热爱生活的人。

“大帅”爷爷

他确实很老,身材单薄,佝偻着腰,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,脑袋上只幸存几绺儿白色发丝,但眉毛倒是又密又长,他自己得意地称它为“长寿眉”。他的眼睛很有神,足以使我们围在他屁股后面团团转。——哦,他就是我们这帮“小萝卜头”崇拜的“大帅”——方爷爷。

城里的她

她是城里人,长得文静秀气,小巧玲珑,还特别喜欢打扮。她穿的那些时髦、漂亮的衣裙,都是我们农村孩子极少见的。她那烫过的秀发,有时用一个红色的发卡卡在脑后,有时又自然地披在肩上……

妩媚的她

她的眼珠十分灵活地转动着,是那么俏丽、妩媚,眼光里充满着热情和聪敏,显得文雅、多情而有抱负。特别是那双眼睛闪亮,如秋水,如灿星,如宝珠,如水银里放着两丸黑钢珠,左右那么一瞥,全场在座的人都马上鸦雀无声。

2.心理描写

欢 喜

这是我得的第一张喜报呀!我怎么能不喜出望外呢!这回我可得拿回家显示显示了。爸爸曾说过:“你小杰要是得了喜报,我就冲西天磕头烧香!”妈妈也说过:“你得喜报,那太阳得从西边出来啦!”还是孙老师瞧得起我,每天表扬我,越表扬我的劲头越大,不像爸妈那样从门缝里看人,把我瞧扁了。这回,我先不把喜报拿出来,得先让爸妈说说,如果我得了喜报怎么奖励我。对,就这么办!

喜 悦

今天,我收到盼望已久的《少年文艺》编辑部寄来的杂志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好像在做梦。平时特别羡慕别人发表文章,今天我的文章也在杂志上发表,同全国小朋友见面了,这怎不叫人高兴呢?我拿出杂志仔细地看起来,文中有幅精美的插图,画着一位老师和一个穿着花裙子、扎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。我想,那个小女孩也许就是我吧!我看了一遍又一遍,总舍不得放下。

大 笑

他的笑声跟他的性格一样开朗。他又大笑起来,好像战斗胜利了一样,张开大嘴,仰面朝天,笑得那样开心,无拘无束,笑声格外洪亮。这笑声是从他宽大的胸膛里冲出来的,好像开闸的激流,形成了巨大的声浪。这笑声震荡着整个房间,惊得房外的小鸟猛飞。他笑着,两眼眯成了一条线,使他本来发红的脸又像涂抹了一层深浓的玫瑰色彩。他在这大笑中更有精神。

激 动

她太激动了,生平第一次走向领奖台,心里有点紧张、发慌。她仿佛觉察到有那么多的人向她投来羡慕的赞许的目光,耳旁响着热烈的掌声。尽管事先她一再告诫自己:上台去要大大方方,不要扭扭捏捏。可是,那两条腿仍然不听话,颤颤地发着抖,走得不像往常自然。她的脸涨红着,渗出了汗,觉得两颊发热。她双手接过沉甸甸的奖品,简直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,面孔像绽开的大红花。

紧 张

老师手里只剩下一张卷子了。同学们的目光一下子齐刷刷地射向我。我心里可紧张了,心想:是不是因为我考得最差而被排在最后呢?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沮丧。可我马上又为自己打起气来,平时我成绩不是挺好的嘛!再说了,前几次考试不都是最好的同学压底的吗?我一会儿高兴,一会儿难过,一会儿把心提到嗓子眼儿,一会儿又落下。我的眼睛紧盯着老师的嘴,浑身不停地颤抖,希望老师快点儿把卷子发下来。可老师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,故意过了好几分钟才报:“马寅芸,100分!”啊,考得不错,我双手接过试卷,高兴地笑了。

企 盼

在爷爷的指点下,挖坑、施肥、浇水,把一棵光秃秃的小树苗种在院子的东南角上。从此,每天我都要看它几遍,总盼望着春姑娘快快来到,好让我的小树苗生根发芽!盼呀,盼呀,春风慢慢地吹来了,春雨轻轻地降落了,小树苗也长出了嫩绿的叶子。早上,那发亮的叶子在霞光的映照下,显得特别美丽。

幸 福

她柔情地偎依在父亲膝盖上,那满脸的微笑,使得双眉舒展开来,两眼里流出来喜悦的波光;从嘴角漫溢出来笑意,抿着的嘴唇也自然地松弛开来,笑容一直波及面颊。她感到了父亲的温暖和爱抚,感到了人生的幸福。她脸上那突起的颧骨和低陷的肌肉完全被舒心的微笑占据了,腮上的笑窝微微地颤动着,是那么满意。

难 过

她背着书包,边走边低着头,漫步在行人稀少的小巷中,上课时的情景浮现在她脑海中,“小丽,60分。”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震得她泪水止不住地落了下来。可是,这有什么办法呢?只怪自己没有复习好。她想着,眼睛湿润了,差点儿哭了起来。她沉思着:怎么偏偏期末考这样糟?回到家怎么办?不把成绩告诉妈妈?可是她迟早会知道的。对,做人要诚实。打仗也有胜败,下次赶上去,还是告诉妈妈好。她抬起头,鼓起勇气向小巷那边走去……

不 安

第二天,当我拉开那个抽屉时,在最里边发现了那本书。我的心里就像十五只吊桶打水——七上八下。唉,当时真不应该冲着妈妈大发脾气,知道书在家里就慢慢找嘛!再说,妈妈怎么会是那种人呢。这下非挨批评不可,说不定还会挨揍呢。当我忐忑不安地找妈妈承认错误时,她不但没批评我,还笑了。

惭 愧

我心想,这次妈妈得了这么重的病,肯定不能给我过生日了,心里不免有些伤心。没想到妈妈却对我说:“莹莹,你去把你老师、三姨、姐姐和你的好朋友都叫来,妈妈给你们擀生日面吃,庆祝你的生日。”我听后,眼泪顿时夺眶而出。妈妈为了让我生日高兴,自己发着39度的高烧,还为我做生日面。当我吃着香喷喷的饭菜时,心里难受极了。这是妈妈发着高烧为我精心制作的生日饭菜呀!我想哭,但看着满桌的客人又不能哭。这一天,我过得很不是滋味……

痛 苦

大家都有说有笑,惟独我自己心事重重地坐在那里,哪有心思去吃妈妈做的可口的饭菜呢?我眼前不断出现那被踢碎的陶瓷“小狮子”,仿佛它在对我说:“胆小鬼,胆小鬼,你是胆小鬼!”我急于使自己忘掉这些,摇摇头,但怎么也忘不了。

后 悔

不知怎么的,难过的眼泪悄悄滚了下来。我后悔!我后悔极了!这时我才清醒,她不给我看答案为了谁?不是为了我吗?蔡冰呀,蔡冰,你的脑子真要治一治。你怎么能把这样一个关心你帮助你的好朋友当做冤家呢?

害 怕

一天上午,朱老师突然叫我去办公室。我心想,糟糕,又是作业出了问题。我吓得迈不开步子,好大一会儿,才磨磨蹭蹭来到办公室,离朱老师远远地站着,低头不语,活像一个小罪犯,单等朱老师发落。朱老师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情,伸手拉我到跟前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上次我的方法不当,对你刺激太大,伤了师生感情,今天叫你来,是向你道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