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谷为句子大全精选了经典哲理句子、正能量励志等句子。
当前位置: 首页 >  动物句子 >  家禽 > 内容页

香香的杀猪菜作文

2020-07-08 22:00:01家禽的文章访问手机版320

年,在一步步走近我们,虽然年味儿不是很浓,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,也根本不去盼望过不过年。但有一样就是记忆----曾经的往事,在深深的记忆里,那种对年的渴盼和快乐。随 

  年,在一步步走近我们,虽然年味儿不是很浓,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,也根本不去盼望过不过年。但有一样就是记忆----曾经的往事,在深深的记忆里,那种对年的渴盼和快乐。随着年的倒计时,年俗的谚语,不时勾起我对过去时光的回忆。

  “我家要杀猪了”!

  在我的记忆里,也是我少年时的一段时光,腊月二十三小年一过,我最盼望的就是过年杀猪了。谚语说:腊月二十六,家家杀年猪。其实,那时候杀猪不一定就是二十六这一天,因为村里很多家要杀猪,可杀猪师傅并不多,要排班。一般一个师傅一天只能杀一两头猪,最多晚上加个班,能杀三头猪,因此,赶到哪天算哪天。

  杀猪这一天,早上我被爸妈早早地叫起来,抱柴火烧火,要烧上满满一大锅热水,准备给猪褪毛用。然后就等着杀猪师傅的到来。给我家杀猪的师傅是我一个远房的舅舅,每年都是他来给杀猪,因为是亲戚,干活就格外细致。

  这个时候,我还不时地跑到猪圈,去看看那头有着我用了不少劳动养大的猪。看着大肥猪无忧无虑的样子,虽然一会儿就要成为我们的案上肉了,没有不快,我心里还是充满了欢喜。要知道,家里的这头猪,已经整整养了一年了。那时候养猪没有饲料,全靠家里的泔水,还有稻糠,没有什么营养。所以,猪长得也慢。夏秋两季,猪几乎都是整天吃野菜。那时候我们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给猪挖野菜。我和姐姐每天都是有任务的,必须得挖满一大筐或者是半麻袋的野菜,这样才能够猪一天的伙食,只要我们少挖一天,就得用稻糠来补充,那时候稻糠也是很少的,家里磨粮食下来的糠,根本不够猪吃的,因此就得靠野菜来补充。

  看着猪一天天的长,我们的心里也很着急,就怕到年底长得不够个儿,这样就杀不了,那时候心里是会很沮丧的。这种情况是有的,不是年年都能杀猪的。越到年底了,我们越着急,几乎天天都去猪圈用尺子量,看看猪长多长了,腰有多肥了,估计着猪的重量。

  除了这样,还要看看猪的毛色,如果毛色发亮,说明猪上膘了,如果不亮,说明猪瘦,这个时候爸妈就会想办法给猪加点料。所谓加料,也就是年前的两个月左右,要把猪食煮熟,把糠和秋天收白菜后下来的菜帮子收拾干净,剁碎一起煮熟了,这样猪爱吃,吃得多了,自然就长得快了。

  家里一年养这一头猪,几乎凝聚了全家人的劳动和精力。这头猪不仅仅是过年杀肉吃的,更重要的是,杀了猪要把大部分的肉卖出去,挣来的钱 要填补家用的。剩下一点点肉和猪下水、猪头等就够过年用的了。而我,那时最盼望的就是能吃上一顿香香的杀猪菜。

  开始杀猪了。爷爷、爸爸还有杀猪师傅等级几个人,很快就把猪给放倒捆了起来。在外屋,也就是厨房的正中放一张桌子,几个人把猪抬到屋里,放到桌子上,猪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,拼命地挣扎,有时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能把猪放上去,然后用一根扁担顺着绳索串进去压在猪身上,一头一个人,脚踩着猪的尾巴,用膝盖顶着猪,把猪固定好,有时候爸爸还喊我帮把手。可是,等到开始杀猪的时候,我便跑到里屋躲了起来,我胆儿小,不敢看杀猪的场面。就是长大后我也做不敢杀鸡之类的活儿,这些活儿后来都是我妻子来做,她胆儿大!

  虽然胆儿小不敢看杀猪的场面,但心里还是很好奇,总想顺着门缝看看外面杀完了没有,妈妈总是牵着我,把我藏到她身后,我却总往前拱。

  猪杀完了,杀猪师傅便把猪腿用刀割个不大的口子,然后用通条穿进猪身的各处,顺着口子往里吹气,不大一会儿,猪就圆圆地鼓了起来,把猪腿的口子扎好,几个人把猪抬到锅台上,开始往猪身上浇热水褪猪毛了。一切都做好了,把桌子收拾干净,放到外面,开始给猪开膛分割猪肉了。这一切,杀猪师傅做的都很利落。猪头、猪下水分割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,杀猪师傅在猪腰板子处割下一大块儿肉交给妈妈,用来做杀猪菜。那肥瘦相间的五花肉,肥的白白的直流油,瘦的鲜红欲滴,看着就想到这顿杀猪菜一定是满锅泛着油花,香香的,馋的我直流口水。

  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买肉的人,我这时最关心的是杀猪菜了,外面做什么我都不去看了,跑到屋里帮妈妈烧火了。

  那时候我们家做杀猪菜是两道菜,一个是用酸菜炖肉,一个是用白菜炒肉。从早晨起来,妈妈就抽空把酸菜切好了,满满的一大盆,足够炖一大锅了。五花肉切成不薄不厚的大片,和酸菜一起放在锅里炖,时间要炖到半个小时左右,直到炖得肉都出油了,这样满锅的酸菜才香喷喷的。

  猪血也是一道很美的菜,我的亲大舅做炖猪血是全村里最出名的,这个时候大舅早已经把猪血都调好了,足有半大盆,把调好的猪血放在锅里蒸,这个火候是要掌握好的,时间长了不行,短了也不行,整个过程都是大舅自己来操作的,做好的猪血上面泛着一层油花,吃起来特别的香,直到现在,猪血也是我最爱吃的一道菜了,可是却没有了我大舅做出的那种味道了。

  吃饭了,我们家要摆上两大桌,邻居、亲戚、还有要好的村民,得请上十几个人,热热闹闹的。农村人就是这样,每到过年杀猪,家家户户会请一些人来吃杀猪菜,主要是沟通感情。听着大家边吃边夸我家的猪肉香,杀猪菜肉多、好吃,我的心里也是特别的高兴,因为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啊!

  做杀猪菜,爸妈是最舍得往里面放肉的,一顿杀猪菜下来,里面得放十多斤肉,这样的杀猪菜能不香吗?也是一年了,我们才能美美这样吃一顿肉。所以,很多年以后,我只记得过年吃得最好的、最香的就是这顿杀猪菜了,这就是年啊!至于过年那天都吃什么了,我真的记不住了!

  这样的年景也是不多的,儿时家境清贫,养不起猪。长大了,后来也不杀猪了。可就是那一段美好的时光,给我这一生都留下了美好的回忆。

  参加工作后的许多年,一经想起那段往事,就会想到那香喷喷的杀猪菜。也曾寻觅着到饭店去吃顿杀猪菜,可是,那味道、那感觉,都找不到了曾经。

  年味儿,就这样沉淀在了我的记忆里,把那段美好的时光留在了我人生长河里。香香的杀猪菜,香香的年,还有那无忧无虑、快乐的童年,虽然生活清贫,年景并不繁荣,但那个年代,如同一杯清澈的水,毫无杂质和瑕疵,明镜般地烙印在了我的心上。